波間に消えた愛しいあなたへ
Date   2011/02/13  
No.48   逝雪传说 · 斩红尘 【完整剧情入】
【110207ロケ】

01.jpg  

剑气珠光,深深庭院,行行步步生莲,盛装持酒祝。

云横秦岭,低泪成珠,零零落落心碎,相思为君故。

 

多情?

多情则堕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沈施二人一路顺驿道而去。

自萧申帝南下平乱二十年后,景帝继位第三年,四海升平,苗地十万大山,也开通阡陌,炸山开路,远至大理。

这条驿道虽然坎坷泥泞,却远好过以往涉水跋山,足可以快马加鞭,杨帆直下。

02.jpg

路的尽头,是还真山庄。

03.jpg
这冷月教的护法,人虽说是带回来了,但如何处置,却也成了莫大的麻烦。

沈频真想,他对施回雪实是印象不好,一是他天性凉薄,他虽然嘴上脸上都是一幅怜香惜玉的模样,手中心中却常常干些辣手摧花的事情,二是两人相遇相伴这段经历委实和月下花前,黄昏柳梢相差甚远。

 原本留他一命便未必有多少恻隐的成分,又谈何怜爱相知? 
 
05.jpg

然情这一物,又何尝是能控制得了的?

心性澄澈耿直如回雪的人,喜欢便是喜欢,讨厌便是讨厌,又哪里懂得一个藏字。

沈频真于他,从未有过真心,可他于沈频真,却无半点欺瞒背叛。

一心一意,意之使然;全心全意,情之所钟。

04.jpg 

论心计,他兴许远不如阮惜羽;

论城府,更没有任何可比之处;

那人能以蛊惑心,以欲牵情,将旁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他却不能。一蛊举案齐眉,便能轻易斩断他命里所有的姻缘和机会。

中了举案齐眉的人,惟有心血漆黑似墨,化为普天之下至毒,而四体之血,殷红如常人,并会随年月更替,逐渐变黑。

于是先前对谁无甚情意的,突然间便爱的死心塌地了。

沈频真一片痴情,所为何也?

不过举案齐眉。

06.jpg


施回雪簇着眉头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:“谁骗你啊。对了,我送你的五爪貔貅呢?”

沈频真下意识在腰间一摸,却摸了个空,淡然道:“大概是回来更衣的时候忘了系上了,想必还在房中。”

施回雪几乎连鼻子都皱起来了:“怎么能不系呢?明明是你跟我说江湖险恶。你要戴上我的五爪貔貅,在他面前还能勉强维持清醒。要是不带,我怕你连回雪都不认识了。”

沈频真朗声大笑:“我好怕。”

07.jpg  

沈频真愕然,随即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个弧度。

他感受到轻轻几声脆响,是脚步踏在琉璃瓦上的声音,随即一只修长而柔软的手握住他一根指头。

沈频真眼睑微颤,觉得自己被握住的手指有些发抖,也许抖着抖着就会从钢筋铁骨化为春水,梨花院落的风花雪月,落英缤纷的柔情几许,在此刻朗月临风中悄悄说透。

13.jpg

沈频真告诉他:

“草木荣枯,王朝更替,岁月的黄沙将会掩埋曾经的绝代风华。但正因为世事变幻无常,不因人力而更改,所以得到的方值得珍惜,得不到的方值得期待。”

施回雪却道:“万事万物都在变,那不变的东西不是因此才更加可贵吗?”

12.jpg

沈频真失声笑道:“好回雪,你是在开玩笑吧?”

施回雪皱了皱眉头,伸手便要甩开沈频真的手。

沈频真哈哈笑着,两只手连忙握住,柔声道:

“现在不会了。我的好回雪一定能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,白白胖胖,自在逍遥的。”

16.jpg
 
施回雪扑哧一笑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沈频真嘴角含笑,挑高了眉梢:“因为有沈频真在啊。”

11.jpg

施回雪心中欢喜,只觉得此中快意,远非笔墨所能描画,想来人世间最畅快抒怀之意莫过如此。

然而这仅仅是喜欢罢了,并非爱。施回雪之前,总有阮惜羽的名字阻挡着,任他伸长了手,也有太多无法触及的东西。

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自己。

08.jpg 

他将那块玉佩愈发用力地塞进沈频真手里。

五爪貔貅可保人百毒不侵,从冷月教取来时不曾多想,如今却成了仅有的能让沈频真清醒的物件。

这是他眼下唯一能做的、唯一能救他于无形中的办法。

10.jpg

施回雪在第二日搬入留真院,搬的时候平静的近乎低调,没有人知道那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

同处一地,同慕一人,但施回雪不喜欢阮惜羽。

他厌恶至极这种温柔的笑意,含蓄而优雅扬起的嘴角,吐出的却是蛇蝎般犀利而浓艳的语句。

18.jpg

那种令他不寒而栗的涂脂抹粉般雕琢的语气,像是华服彩衣秀发如云的枯骨,在静默和缓慢中潜伏,伺机而动,未张嘴便足以咬的他胆战心惊。

他不擅于与这种他无法理解的人做任何辞藻上的周旋,江湖人快意恩仇,一言不合便拍案而起拔刀相向荡尽不平,可这无形的讥笑和嘲讽足以让他不知所措。

他在这里不快乐。他不属于这里,这院子的主人永远不会是他。

09.jpg  

沈频真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。

他骗自己说为回雪夹菜是件很容易的事情,却不料如此艰难。

一方是情,心向往之,一方是蛊,鬼神驱之。

一颗心,一双眼,两只手,都在这左右皆难的境地里煎熬着,首鼠两端,无从抉择。

14.jpg

施回雪孤单单立在这片如画景色间的身影,被斜阳拖长了刻在地上,像一道不合时宜的丑陋伤疤。

他想过一万个法子关于如何冲上前推开那个男人,千刀万剐,锉骨扬灰,却在张口之时欲辩忘言,只好又惊又怒的看着,想着,恨着。

不喜欢就不喜欢,随你的便。施回雪在内心浑沌一片时呜咽想到。

本就是这样恶毒的人,即使做遍歹人,坏人,狂人,痴人,小人,与天下为敌,也……要一个痛痛快快。

19.jpg

他忘不掉那人的好,记不得那人的坏。

即便那人的心已经被蛊毒占据,即便那人脑中手中都没有他,即便那人魂牵梦绕的是青梅竹马的阮惜羽

即便……

施回雪没空去想,满脑子都是自己简简单单复复杂杂的不甘与梦想。

管他痴不痴、傻不傻、疯不疯、癫不癫,管他值不值得。
 20.jpg

说不尽的爱恨情仇,道不完的三生恩怨。

看不破的聚散离合,参不明的兴衰更替。

弹指间斗转星移,沧海几番桑田。

匆匆流年中,少年弟子江湖老,红粉佳人白了头。

21.jpg 

是谁用情至深,为此一字,肝肠寸断,百转千回——

 ——爱者,得之则生,弗得则死。

 15.jpg 

——但刚才打你确是我不对,我跟你赔不是,不过你以后不要再乱下蛊术,我不喜欢。

——他年纪不大,性子傲,又倔,吃不得半点委屈的……

 

沈频真沉默的看着那个跪倒在地上的身影,眼睑微垂,直起身来。 
 17.jpg  

阮惜羽在他背后歪着头笑:“杀了他好不好?”

沈频真叹息一声,缓缓张开双目,把心底最后一丝师出无名隐隐迢迢的悲恸甩在脑后,上前一步,反拧着施回雪的双手把他提起来,背对着阮惜羽,缓缓的说:“你明天来看便是。”

 

桎梏着施回雪的手,在触碰到他冰冷而又光滑的肌理时,慢慢收紧,然后反手将他摔在厚重的氆氇地毯上。

施回雪闷哼一声,努力将自己的脸埋在地毯的绒毛中,眼泪斜流过面颊,劈开阡陌,流入耳鬓。

他努力喘息了一会,把堵在自己喉间的那口血气咽了下去,正在这时,他感觉到沈频真拉起自己的右手,带着罕见的温柔,握在掌中,用拇指按摩他的每一个指节,也在掌心流连。

22.jpg 

他听到沈频真摸着他的手,轻声说:“你做了错事,那是一定要受惩罚的。惜羽脾气不好,我不罚你,不罚重些,他也是一定不肯消气的。”

施回雪感觉到那只手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紧,手的主人柔声说道:

“记得下次不要惹他了,这次接受了教训,总该学乖点,别让我老是放不下心。”

 

施回雪哑声笑道:“只要我有一口气,就是要跟他作对的。”

沈频真脸色一变,用力的握紧了施回雪的手,力气大的几乎可以听到骨头咯吱咯吱在掌中呻吟挣扎的声音。

23.jpg 
 
“死不悔改。”沈频真冷笑道,突然运指如飞,连点他身上几处大穴。

他说:“我听不懂,最近别人说的话,我似乎……越来越不能理解了。可是,回雪,我是一定要狠心下手的。如果,你不能再伤人了,惜羽他一定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

他说着,握住施回雪右手修长的食指,轻声道:“手指都废了,便不能捏诀了吧。

24.jpg 

施回雪听了他的话,愣了一下,突然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哑破碎的哭喊:“不要!”

他似乎想努力挣扎,偏偏一下不能动,一步不能逃,只能闭目待死,深入骨髓的无力和绝望感顺着筋脉流转轮回,大汗淋漓,却如坠冰牢。

他心中颤抖着哭求:“频真,不要,好不好 ……”

几乎在同一时间,沈频真手上果断的用力,内力到处,只听咯吱咯吱几声清脆如虫鸣鸟语的脆响传来。

25.jpg 

沈频真用力在自己衣袍上擦拭了一下那片血色,才安慰似的低头轻吻施回雪的额头,左手环住他无力的腰身,柔声劝道:“别怕,回雪,别怕,没事的,我知道错了,你不要哭,我等会儿会轻轻的。”

 

他看着施回雪那双紧闭的眼眸源源不断滑落的泪珠,瞳孔微缩,吻轻柔如羽般落满他的面颊,右手更加轻柔的握上施回雪的中指。

“没事的,回雪。”

29.jpg 

施回雪恍然中看到有人身穿白衣,头戴珠冠,身披缨络,宝象庄严。

身边霞光万道,头顶花落如雨。

那个千古间痴男怨女声声啼血的问题,在棒喝声中如醍醐灌顶,迎刃而解。

26.jpg

刀斩下,青丝飞舞,红尘支离。

转眼间,心事苍老,白发横生。

 

多情则堕。

而世人皆自堕也。

28.jpg 

施回雪看着他似乎有些焦急的面容,艰难的弯了弯嘴角,笑眯了眼睛,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,他低低吐出一句:“我爱你。”

 

沈频真似乎是得到了一纸赦令,脸上瞬间绽放开那种倜傥畅怀的笑意。

他柔声笑道:“回雪,你莫怕,我一定轻轻的……一点,一点也不会痛的。”

27.jpg 

每扳断一只手指,每握碎一只手指,他都要在自己的衣袍上先擦干血迹。

施回雪不动,不叫,他便以为真的不痛,却忘了是叫不出动不了,那一声声温柔的安慰,也不知道在安慰受刑的他,还是在安慰施刑的他。

 

忙好后,沈频真看着身上满襟血迹,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,他几步上前,打开窗扉,满院美景便轰然撞入眼中,如诗如画,如梦如幻,有风滚滚而来,吹满袖袍,衣带翻飞。

施回雪嘶哑低回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回响。

  “我爱你”,他这样说道。

30.jpg 

世人皆对所爱之人百般苛刻,吹毛求疵,对路人外人嘘寒问暖,唯有他。

 

沈频真关上窗门,寒风顿止。

长袖迤地,微光透过窗楹把他的身形拖出一个深沉而又凄凉的剪影。

罗锦生寒,暗香微度,前尘可追,却转眼间心老沧州,黯然魂销。

32.jpg 

十根手指,只剩下三只完好的。

原本如春葱一般修长莹白的手指,大多数已骨断筋折,血肉模糊,衬着还完好的三只手指,几如天悬地隔,血水顺着垂软的指尖嘀嘀嗒嗒,将氆氇地毯染开了一大片暗红的颜色。

 

——频真,我不是怕死,我只是怕疼。

34.jpg 

他突然觉得有冰冷的液体滑过面颊,连忙伸手去抹。

满手泪渍,遇上掌中枯血,重新划开片片血色,溅的沈频真左脸上亦是点点茜色。

沈频真仰天轻声道:“我明明发过誓的……”

 

明明很努力的,明明铭心刻骨记着的,明明愿意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奉如玉律金科的,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

偏偏。

身不由己。

41.jpg 

沈频真低头吻自己掌中层层的血迹,低沉的声音在笼罩他的阴影间破开混茫,如光风霁月,

一字一字,熠熠生辉:

“我的好回雪一定能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,白白胖胖,自在逍遥的……因为,有频真在。”

35.jpg 

这一生浩瀚如海,风随雪绛,是谁为你干涸的泪迹?

这一世千山峥嵘,万古长青,是谁为你倾注的深情?

多少个日月之前,紧握的双手,传递的温度;冰冷的圣泉,交换的空气;飞奔的马匹,拉近的距离。

多少曾经,斗转星移,如浮云一般任人变换修改,弃如敝履。

31.jpg 

“如果我就这样死了,他算食言吗?”施回雪这样想到。

他心情好的时候,总是会那样笑眯眯的说:“回雪。我的好回雪。好好照顾自己,否则我会心痛。”

 

心痛吗?假话也好,真话也好,我从来,从来都是相信你的。

你欲我生,我便生,你欲我死,我便死。

38.jpg 

到底是多少神灵同时合眼,才让一念之差鬼使神差,许下至死方休的誓言。

 一念堕尘,情深不寿。

33.jpg 

千万只蜡烛被风吹得万灯如豆,朝沈频真的方向摇曳。他顺着风呼啸的方向看去,绣袍缨络,无风自动。

沈频真眨掉眼中的干涩,那目光仿佛依然温柔的落在,粘在,跟在他的身上。

 

阮惜羽给他下的东西,说是举案齐眉,其实不过得它三分形似罢了。

真正的举案齐眉能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,而惜羽的药,不过是让他多留意他一些,多听他一些话罢了。
 

真正的举案齐眉,能让人白头偕老,相敬如宾,一世相守。

真正的举案齐眉,不是阮惜羽给的,却早已浸入人心,肆意疯长,生根发芽。

36.jpg 

情爱是亲者痛仇者快的毒酒,天下皆饮,人人甘之如饴。

沈频真想,本以为自己会一生浸淫在对阮惜羽的片片痴心中,至死亦不可解脱,却不知道为什么,开始微笑着陪一个初涉情爱、动辄生死的人,幻想着驾马游四海,看春秋美景,雪落成白?

40.jpg 

施回雪想,他也许是记得的,那些掩藏于过往的记忆。

在那岁月的洪流中,天帝朗声大笑,告诉他:“你命中注定没有姻缘。”

片刻又笑话于他:用举案齐眉催来的爱,如何称的上爱?

 

没有让人满意的灵丹妙药,也没有真正能拆散命里注定的姻缘的东西。

施回雪,这瓶举案齐眉,是给你自己用的。

喝下它,死心塌地,不偏不倚,去争那一份独属于你的姻缘。

37.jpg 

不是你的,就去抢!

去夺!

去厮杀!

不是你的,也偏生要叫这姻缘变成你的,要叫他无处可躲,无路可走!

39.jpg 

爱的人师出无名,穷追猛打,被爱的人莫名其妙,节节败退。

只求一个痛痛快快的……哪里会有这种爱情!

冥冥中,一个声音唏嘘不已——

“相忘才是真难得。这世上,没有常开不败的花朵,没有海枯石烂的真情。”


而世人不知,困倚危楼,黯然神伤

生生世世,年年岁岁,月月日日,长缚于这座名为【情】的万仞牢笼中,无人跳脱其外。

42.jpg 

栖雁居外,不知何时,开始降落这冬季最后一场雪。

那片贺州皑皑的夜雪中,施回雪笑了起来。

46.jpg

草木无情,不识韶华飞渡,哭的时候涕泗纵横,爱的时候肝肠寸断,在暮鼓晨钟被人悠悠敲响前,人人醉生梦死,不识假假真真。

真性情,直心肝。狠毒的时候像个孩子,诚挚的时候也像个孩子。

43.jpg 

你真的相信,红尘中会有这种无惧伤害的感情吗?

一次生死相搏的遇见后,没有月上柳梢花间酌酒,光用伤害和流血能便能催化出的,轰轰烈烈的,沧海桑田的,白发齐眉的真情?

44.jpg 

沈频真侧着头想了想,突然说:“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对冷月鬼母发过誓,要答应我三个愿望,最后一个愿我一直没许,我希望……一直跟着你,白头偕老,天涯相随。” 

施回雪抱着他,轻声道:“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是我的……我才不管那瓶东西是不是毒药,我都喝了……我从十三岁便开始等你来了……好不容易,好不容易……终於有姻缘了。”

天宫中,两个名牌间,有一道红线破尘而出,宛然新生。

45.jpg 

夜凉了,雪冷了,山还在,曲还在。

 

酒楼中小曲咿呀,字字清晰——

 

“我已多情,更撞著,多情似你。把一心,十分向你。”

“纵观他人,劣心肠。偏有你。共你,疯了人,只为个你。”

“宿世冤家,百忙里,方知你。”

“没前程,谁似个你。”

47.jpg 


斩断红尘,破尽情丝,浴火重生,方知——



姻缘者,两情相爱也。

 

“坏却才名,到如今,都因你。

“是你。”

“我也没一丁点儿恨你。”

 
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小说原作:眉如黛

 

CAST

 

施回雪:冰璃

沈频真:銀票M

拍摄感谢:abcc

后期:自理

文案:冰璃





感谢阅览。

CM:0 * edit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Copyright 2007 勿忘色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from fm in blog. Powered by FC2 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