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間に消えた愛しいあなたへ
Date   2010/03/11  
No.24   公子欢喜 ·《 狐缘 》




【 狐 缘 · 春 来 】


原作:公子欢喜


苏凡:阿修雷
篱落:冰璃

Photo @ Amajy 千叶 婳琤 好心人(?)


严禁非法转载

 







古书中有记载,书生夜行于林,遇一女呼救于道旁。书生救之。女子诱之,结一夜欢好。
翌日,书生徘徊林中寻之,遇一樵夫。樵夫闻之,笑曰:“狐也。”
怀里一轻,手里空落落的。  






不知过了多久,雷止雨歇。
苏凡缓缓站起身,远处还是深山树林的模样,自己四周这一圈却是枯木残枝,一片焦土,
哪里还有先前那参天的古木、半人高的野草。除了这一人一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生灵。






怀里一轻,手里空落落的。
苏凡愣愣地看着面前白衣银发的年轻男子。




“哼!”淡金的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男子转眼就消失在了林间。
苏凡回头,一条小径一路延伸到山下。





摇了摇头,自嘲地一笑,罢了,就当是梦吧。
如是过了几天,那一夜的事就渐渐有些要忘记了。

忽有那么一天,屋子里已经站了一个人,听到了声响,转过身。
白衣、银发、淡金瞳。
“隆隆…”苏凡的耳边满是雷声。






呵,穷光蛋。
篱落打量苏凡的眼神里更添了点不屑。
 






眼前的教书先生穿一身粗布的长衫,隐隐显出身子的瘦弱。
眉眼、鼻梁、唇角,说不上难看,要说好看又差得远了些,平平无奇的五官平平无奇地合在一起便就只能是个平平无奇的样子。







从那以后,山间小村就多了个不寻常的住客。
说是要来报恩的,可是飞扬跋扈的样子却是半点也没改掉。
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就像狐狸总是要吃鸡的,一样都是真理。
 







此刻的苏凡正在学堂教课,学生顽皮,不肯好好地背书,硬板起脸训几句,过一会儿又闹得炸开了锅似的。
正忙不过来的时候,有人在门外问:“苏先生在吗?”
苏凡出门一看,是那颜家的小厮,常听他家公子唤他颜安。
“学生就是。”颜安从袖中摸出本书交到他手里:
“我家公子临上京前让小的转交给公子。”
说罢,便走了。







苏凡翻来看,竟是手抄的诗集。那遒劲俊挺的字迹眼熟的很。
开篇第一首: 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参差荇菜,左右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 






“哟…好事近了,难怪笑这么欢。呵…”
轻笑声打断了他的回忆。苏凡猛然惊醒,看门外天色,自己竟发了这么久的呆。
“怎么?是在下打断了苏先生的好梦么?苏先生大慈大悲可休要同小人一般见识。”
篱落见他不作声,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。







苏凡见他步伐不稳,虚虚地斜靠在门边,双目迷离,腮边挂了两团酡红。
手里还抱了只土酒坛。便知他是醉了。暗暗地叹一口气,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,起身去扶他:
“你醉了,我扶你去休息吧。人家都睡了,休要吵闹,打扰了人家就不好了。”







狐狸甩开他的手,软软地靠着门框子往地上歪。
嘴里还嚷着:“不要!谁要你扶!你去扶你那新娘子吧…本大仙缺了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?”






如是这般,好说歹说,篱落就是不肯开口也不肯起身。
只背着脸,尖尖的指尖在门框上抓出一道又一道印子。
苏凡见说不动他,无奈地起身。
就这样让他醒醒酒也好,又怕他着凉,想进屋给他拿件厚实点的衣服披在身上。






苏凡心说,不是你不让扶么?但还是不忍心,又过去搀他。
谁知,才一伸手就被他拉了过去。
篱落一手抓着苏凡的手,另一手穿过苏凡的腋下搭在腰间,整个胸膛紧紧地贴着苏凡的背,下巴抵在苏凡肩上,就如同从背后环抱着他。
苏凡一怔。就听一个声音带着酒气在他耳边轻咬:“怎么不进屋?不怕我着凉么?”






篱落常说:苏凡,你这个书呆子。
苏凡好欺负,苏凡心肠软,所以苏凡就是个软柿子。
但偏偏篱落觉得,苏凡这人,他欺负得,可别人就欺负不得。






诗书、暖炉、清酒,外加身后的依靠,所谓安逸闲适不过如此。

日子一天天耗在这小小的山村里,虽说平淡,可也舒坦。





又想起了那一个黄昏,有人陪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念着:
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…”
耳边的声音温润如水,依稀恍如昨日。






你就不想想你自己么?到时候别人在背后指手画脚你都不顾吗?
心头隐隐作痛,苏凡揉着肩靠着篱落的软椅坐下,温温的,还残余着那狐的温度。
一个人惯了…一个人,怎么习惯得了?






吵嘴也好,平和也罢。
就这么在清闲里,岁月一天天的流了起来,悄悄的,长长的。






篱落想,他会一直就这么呆下去。
陪着书生一起,再也不走了。






偶有那么一日,苏凡掌中的壶已经不再那么凉了,手掌贴上去温温的,很舒服。
他对颜子卿道:“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屋里等我,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高兴,虽然他一开口就是喊饿。这样的感觉很好。”






“他跟我说,不要勉强自己,不要总想着别人,要先想着自己…这么多年,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…”
这么多年,总是他记着别人,第一次发觉自己也可以被别人放在心里。







篱落是第一个,回家有人做好了饭菜,下雨时外面有人打着伞等着,困乏时有个人在旁边说说话解解乏…
篱落永远是那第一个。






苏凡很少生气,可生气起来,却也是着实厉害的。
他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没和人红过脸,别人跟他说什么让他做什么,再怎么着也尽力去做了。
现在这一闹,好似是把这些年心里的委屈都发到篱落身上似的,总是不应该的。
算起来,他做的事也没错到哪里,自己再大的委屈也受过,怎么就在这事上耍起了脾气?





想着就到了放课的时间,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奔了出去。
管儿说他要上伙伴家去,一会儿再回来,苏凡准了。
又收拾了会儿东西,刚要走,却下起了雨。
秋天总是多雨,天阴沉沉的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落下来。





“下雨了就别到处乱走,小心着了凉。成天开口闭口地教训着别人,轮到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?”
苏凡站住了不肯回头。






背后的人叹了口气,有些像自己平常叹气时的意思。
头顶的天空转了一转,变得有些暗。
他已经站到自己跟前,自己比他矮一些,平视过去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:






“那个…我不对…那个…骗你的鸡吃…”
又立刻流利地补了一句,
“我已经又弄了只回来了,给了钱的,虽然没告诉人家一声。”






苏凡仍然抿紧了唇。
于是篱落又叹了口气,断断续续地说:“那个…我不对…那个…装病,还…还麻烦你照顾…”







而后他不再说话了,“呼呼”地喘着气,让他想起背不出功课的孩子。
“在外边等了多久?”苏凡抬起头,温温和和的笑容。






“没…刚好路过…”篱落别开眼,眼神有些虚。
“走吧。”苏凡不去揭穿他,举步往前走。






后来,下一阵雪就冷下十分。
狐狸不冬眠却也畏寒,缩在火炉边就再不肯动弹一下。
苏凡由得他们去,清清静静的倒也合他的意。看书看乏了,篱落就拉了他过去,野史外传、山间奇谈,一桩一桩地说来解闷。






管儿听得咋舌,张大了嘴好半天合不上,苏凡也觉得离奇。
书斋里红袖天香的画中仙,荒山中朱瓦广厦的千金女,还有风雪夜一盏幽幽摇曳的牡丹灯…







转眼就到了年末。整个靠山庄似从冬季的长眠中忽然醒过来一般,喧嚣不可与往日相比。
杀鸡宰鸭,煎炒烹炸,贤惠的媳妇个个都卯足了精神要在除夕夜的饭桌上分出个高下。






戏班子又装扮齐全着在草台子上演开了,闹天宫、瑶池会、琼台宴……
都是庄里人爱看的热闹戏,皂靴过往翻腾如浪,水袖来去漫卷似云,锣鼓声三里外都听得分明。







记忆中冷冷清清的年这回竟意外地有了样子。春联、窗花、倒贴福…都是红艳艳的,样样齐备。






庙门前拐过一个拐角,是座月老祠。
穿了新衣的年轻女子个个凝着脸专心跪着求月老赐段好姻缘。
篱落拉着苏凡跨进去,月老端坐在上笑得可亲。
坐下两个锦垫,篱落纱衣一掀便跪了上去,抬起头来看苏凡,苏凡只得跟着跪了。
一叩首。
二叩首。
三叩首。
他始终拉着他的手。






跪完起来看月老,还是那般慈眉善目,含笑的嘴角。
“像不像拜堂?”篱落在他耳边说。







又跟着人群在街上逛了一阵,身后“苏先生、苏先生”地有人叫他。
停下脚步回头看,却是颜家那个叫颜安的小厮。
说着就交给苏凡一封信,转身又扎进了人堆里。
“看什么,怎么不拆?”篱落见苏凡只是愣着,便问。
撕开了信封,白纸黑字只写了两行:
安好。
甚念。






甚念…甚念…甚念…两个字搅乱了太平的心。
算日子,该是考完了,快发榜了吧?





又从书里抽出那封信,那天回来后就夹在了里头。
摊开和诗集一起放在桌上,对着看到连天色黑了都不知道。
思绪杂乱,想起了很多事,背诗的那个傍晚,郊游赋诗的情景,喝茶论文的内容,一同在县城的小酒肆里饮酒时窗外的一树桃花…很多很多。
做了这些年的同窗,看似不相干的两人原来也有着这么些共同的回忆,虽然大部分是碰巧遇上的。
“书呆子,吃饭了。”篱落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他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?

窗外皎皎一轮明月。
篱落就不再说话了。一条手臂横过来放在他腰上,背后贴来一个温暖的胸膛。
一室寂然。





曾有人这么说。
世间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,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





凡人一生,只是白驹过隙,弹指一瞬。
所以世间浮华到头来,都成了一场空。





篱落道:“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,一直在一起,你明白么?记得那首《上邪》么,你不是说你信么?嗯?”
苏凡愣愣地看着篱落的眼睛:“天荒地老的事不到天荒地老谁也不知道。”


那是他说的,一直记到现在。





“那就跟我一起等到天荒地老的时候,我们一起看看会不会。”





 



—— 狐缘 · 完 ——





【 狐 缘 · 春 来 】


原作:公子欢喜




苏凡:阿修雷
篱落:冰璃


Photo @ Amajy 千叶 婳琤 好心人(咦)


 


严禁非法转载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CM:0 * edit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Copyright 2007 勿忘色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from fm in blog. Powered by FC2 博客